首页 > 修改教程 > gg修改器放逐游戏代码_gg修改放置游戏
gg修改器放逐游戏代码_gg修改放置游戏
  • gg修改器最新版
  • 大小:10.91MB版本:v8.69
  • 语言:简体中文系统:Android
绿色无毒,安全可靠!部分设备误报拦截请通过!

gg修改器放逐游戏代码_gg修改放置游戏

作者:佚名 来源:网友分享 日期:2024-02-25 04:06:42

大家好,今天小编为大家分享关于gg修改器放逐游戏代码_gg修改放置游戏的内容,赶快来一起来看看吧。

文/飞云

最近这些年,自从From Software的魂系游戏大获成功后,出现了大量跟随者,也就是所谓的类魂游戏,或者说是“魂like”。

就最近来说已经发售的有《记忆边境》、《钢之崛起》、《堕梦 Dolmen》等,至于过去这些年发售的类魂游戏就更是多到数不清,例如仁王系列、《噬血代码》、《遗迹:灰烬重生》、《堕落之王》、《盐和避难所》、《迸发2》、《致命躯壳》、《星球大战 绝地:陨落的武士团》,这个名单还可以列得更长。

至于未来将要发售的则有《匹诺曹的谎言》、《枯瑟信仰:放逐者》、《纳兹拉尔:堕落世界》等一些游戏。

《噬血代码》

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公司对类魂游戏趋之若鹜?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哪怕现在很多玩家对此类游戏有一些审美疲劳了,依然还是有不少公司在继续研发此类作品,仿佛类魂游戏就是一种灵丹妙药,只要做这种游戏就能获得一定的关注以及销量可观。

然而最近发售的《记忆边境》、《钢之崛起》、《堕梦 Dolmen》都谈不上有多好,甚至可以说有些糟糕,实际上现在大量类魂游戏的品质都不怎么样。

类魂游戏发展到今天,或许是需要冷静思考的时候了。

为什么这么多公司趋之若鹜?

首先,类魂游戏有着低成本的开发优势。

纵观现在这些类魂游戏,我们可以发现大多数都是独立游戏公司或者二三线商业公司开发的,类似于像动视暴雪、SQUARE.ENIX、CAPCOM、育碧等国际大公司都没有涉足这个领域,反而是一些不知名的小公司和独立游戏公司热衷于开发这种类型。

例如《纳兹拉尔:堕落世界》的开发商是来自于塞尔维亚的Euclidean工作室,相信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这家工作室的名字。

当然不是说大公司就完全没有涉足的,比如《星球大战 绝地:陨落的武士团》就是EA旗下重生工作室打造的,销量突破了千万,而光荣特库摩打造的仁王系列和万代南梦宫打造的《噬血代码》也是此类佼佼者。

只不过从数量上来说,二三线公司和独立游戏公司对这种类型的狂热程度比大公司高很多倍,所以每年都能出现这种作品。

类魂游戏的低成本优势正是令很多此类公司都喜欢选择这个题材的重要原因。

这其实和From Software这家公司的过往发展历程有关系。该公司在推出《恶魔之魂》和《黑暗之魂》这样的划时代作品之前,长期都是一种大量推出各种中小成本之作的开发理念,除了过去的长期王牌装甲核心系列和《重铁骑》、《赋法战争》等少数游戏可能制作投入规模比较大,其他大多是一些剑走偏锋的中小制作,例如PS2上面的《永恒之戒》这款游戏,以及在PS和PS2时代推出的国王的密令系列、回声之夜系列。

《装甲核心5》

From Software能有今天,其实和过去这种思路有很大关联,类似于《永恒之戒》这种制作成本不高,玩法也比较奇特的游戏,看起来和当时PS2上大量流行的类似于《鬼武者》、《鬼泣》等3D动作冒险游戏看起来很不一样,游戏是第一人称视角,玩法则主要和游戏中装备的戒指有关系:

游戏中戒指的属性主要分成火、风、地、水、光、暗等六种,种类又分为:攻击、补助、属性、特殊等四种。其中左手戒指的装备功能为攻击与补助,右手则是属性与特殊功能,左右手可视状况来装备,只是戒指装备的数量最高限制在5枚。戒指需要在「忘却的祭坛」合成,合成搭配方式高达上千种,值得玩家们一一去探讨。

《永恒之戒》

所以From Software过去制作的这类游戏有个典型特征,就是在中小规模下做出尽可能多的奇妙创意,而《黑暗之魂》其实依然受到了这种思路的重要影响。

我们看一下《黑暗之魂》这款魂系游戏的巅峰之作的几个重要特征:

1.碎片化叙事。

2.地图小场景小,重复利用率高。

3.角色动作行为比较简单。

当然《黑暗之魂》还有其他一些特征,但是比较而言,这三点对于低成本开发者来说简直是福音。

就碎片化叙事来说,From Software这些魂系游戏中人物对话都是云里雾里,可以说是不说人话,个个都是谜语人,每个角色的台词都很少,很多关键的地方都交代得十分暧昧,以至于玩家需要玩游戏的过程中去看大量分析的文章和视频才能搞懂这些游戏讲了个什么故事,表达了什么思考,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全世界出现了各路魂学家。

而且From Software不但是采用碎片化叙事,在一些关键演出上也是偷工减料,甚至到了《艾尔登法环》这款3A大作级别的游戏中依然延续了这种做法,例如一到关键演出桥段的时候并不制作一段过场演出动画,而是直接黑屏来表现,令人叹为观止,尤其是游戏中和死眠少女对话后的几个关键演出都是如此。

此外,在《艾尔登法环》中,即便是帕奇这个人气角色,你在和他对话的时候只能通过他的语气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他的角色建模没有做出任何细致的表情变化,而且对话过程中这些角色基本都是原地不动犹如木桩,这也是From Software多年以来省钱思路的一种延续。

就地图小场景小,重复率高这一点来说,《黑暗之魂》为什么设计成容错率低的高难度,这实际上是回归了日本1980年代FC和街机上那些横版过关游戏的思路,因为在当年卡带容量有限,一盘FC卡带上横版过关游戏的关卡一般只有七关,甚至更少,这就要求设计者尽量将各种创意塞到这几个关卡中,并且通过提高难度的办法来令玩家反复尝试,不然一盘卡带在当年动辄几百人民币,如果难度太低玩家买回去后很快就通关了很可能会觉得这钱花得实在不值。

《黑暗之魂》中实际场景并不大,之所以很多玩家通关的流程时间长以及有这个世界很宏大的错觉主要是因为容错率低令玩家的角色在游戏中反复死亡所导致的,例如黑森林和赛恩古城如果没有放那么多怪物敌人和机关陷阱的话,真正熟悉这两个场景的时间将大为缩短。

《黑暗之魂》中的塞恩古城

而且为了令玩家们在这些场景中耗费更多的时间,黑魂三作中有很各种拐角和隐藏墙,放置了各种重要物品供玩家拾取,这可比多做几个场景要容易多了。

对比之下,像《鬼泣4》和《鬼泣5》这样的游戏因为成本限制的原因所以没法做太多场景,也不得不采用另外的形式来压缩场景数量,但是效果其实并不如魂系游戏的好,例如《鬼泣4》流程后半段让玩家操作之前的主角但丁,把游戏前半段主角尼禄打过的关卡又打了一遍,《鬼泣5》则是大量将其中某一关的素材反复排列组合来制作成多个关卡。

就角色动作行为比较简单来说,魂系游戏中主角往往只有轻击、重击、格挡、翻滚、弹反以及释放魔法等几个简单的动作,主角没法像《猎天使魔女》中的贝优妮塔那样可以释放子弹时间技能,也没法像《鬼泣5》的三个主角那样将敌人在空中连击打出各种花样来。

所以对于开发者来说,要设计鬼泣系列和忍者龙剑传系列那样的纯粹3D动作冒险游戏是非常困难的,仅仅是这两大系列中一个主角的技能以及应对各种敌人的情况就可能涉及到大量细致琐碎的设计细节,而且这两大系列的研发公司即CAPCOM和Team Ninja 忍龙组都有大量独家研发机密是不可能外传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很难看到这些年有什么类鬼泣或者类忍龙的游戏出现的重要原因,相比之下,模仿黑魂做一款ARPG或者动作游戏的门槛要低很多。

所以就这三大特征而言,可以说From Software的魂类游戏给很多没办法做大规模游戏的开发商提供了一种容易模仿而且又可以控制成本的开发手段,也难怪这么多公司都喜欢扎堆跟风了。

甚至还有一些游戏可以把成本压缩到更低,例如《ASHEN》这款游戏就采用了低多边形风格,人物脸部和场景都大大简化,另外不少模仿黑魂的独立游戏采用roguelike玩法更进一步的压缩了游戏的场景和成本。

其次,魂系玩法的可拓展性很强。

黑魂系列这套玩法出来后,存在巨大的可拓展性,这也是很多公司乐此不疲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比如说前面提到的和roguelike玩法的融合,其实这就是现在类魂游戏中一个重要的分支,涌现了不少作品,例如《临渊觉醒》、《死亡教堂》、《Loot River》、《永劫回廊》等,这是因为roguelike类玩法本来就有多年的发展历史,然后这也是非常适合低成本开发者的一种模式,将这种模式和魂系玩法结合,可以有更多的变化。

另外一个和魂系玩法经常融合的就是银河城模式,其中比较典型的代表作就是《空洞骑士》和《盐和避难所》、《渎神》、《守夜人:长夜》、《ENDER LILIES》、《觉醒异刃》、《星球大战 绝地:陨落的武士团》等,其中不少游戏在最近这些年有着巨大的影响。

《ENDER LILIES》

这其实也是和银河城过去多年的积累有关,因此一旦和魂系玩法融合后,也激发出了神奇的化学反应。

另外还有一些开发者会思考,如果将魂系玩法和射击玩法结合会有怎样的奇妙效应呢,于是《遗迹:灰烬重生》和迸发系列就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尝试。

而就当下以及未来而言,魂系玩法的拓展性依然还有一些去挖掘的地方。

最后,销量上可能的成功带来的诱惑。

这些年其实有不少类魂游戏的评价褒贬不一,但是依然取得了不错的销量佳绩,这对不少开发者来说也是吸引他们去做类魂游戏的重要原因。

例如《致命躯壳》这款类魂游戏就褒贬不一,Steam好评率只有65%,被媒体和玩家评价是为难而难,创意和缺陷并存的一款作品。

但是该作最后居然销量突破了50万,连开发商自己都颇感意外。

这是因为,即便是这些类魂游戏有不少缺陷,但是一旦有一些创意巧思,不少玩家还是会买账,例如《致命躯壳》的一个创新就是主角可以控制四种不同的躯壳和选择四把不同的武器来组合搭配,发挥出不同的效果。

《致命躯壳》

《遗迹:灰烬重生》和迸发系列也有着各自的很多缺点,但是要玩射击玩法的类魂游戏,除了这几作外没太多别的选择,甚至《遗迹:灰烬重生》的销量都突破了250万套,令该公司的总裁都被震惊到了,实际上这款游戏虽然媒体评分比较高,大多欧美媒体给了8分,但是不少玩家认为该作的问题实在太多,例如重复地形设计、用随机生成的地图场景来拖延时间等。

是时候思考类魂游戏的未来了

虽然说过去这些年涌现了如此多的类魂游戏,但是对于当下的开发者来说,如果选择开发类魂游戏可能不再是一个好主意。

因为随着这些年这么多类魂游戏的不断出现,很多玩家不免有些审美疲劳了,并且对很多此类新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例如前几年要是简单出一个完全模仿魂系游戏的作品,要想名利双收要简单得多,但是现在可能会遭到玩家们的强烈批评,例如去年的一款国产类魂游戏《明末:渊虚之羽》公布了演示视频后引发了轩然大波,在长达18分钟的演示里,我们可以看到:比《黑暗之魂2》还要僵硬的跑路动作,来自《黑暗之魂3》太刀的持刀姿势,女主小儿麻痹、敌人灵动飘逸、仿佛不是同一个游戏的动作系统,《血源诅咒》的枪法和内脏暴击等等。

总之这个演示中几乎到处都是来自于黑魂三作乃至于《血源诅咒》的设计元素,可以说是光明正大的照搬了。

由于这个演示的争议实在太大,所以后来该作的开发公司出来解释开发进度很低,为了制作这个演示过程所以直接照搬了很多魂系游戏的元素,后面会进行很多改进。

《明末:渊虚之羽》有大量直接照搬魂系元素的地方

另外最近韩国某公司开发的类魂游戏《匹诺曹的谎言》也因为太过于像《血源诅咒》而引来了无数玩家的吐槽,然而有趣的是,对于外界的这些吐槽,该作的游戏总监Choi Ji-Won在一份官方声明中解释了这一点,他表示自己是《血源诅咒》的忠实粉丝,他对他的作品能与《血源诅咒》相提并论而感到非常荣幸。

更有趣的是这款游戏在今年的科隆游戏展上获得了“最令人期待的游戏”、“最佳动作冒险游戏” 和 “最佳角色扮演游戏”三个奖项,是本届科隆游戏展获奖最多的游戏。

另外该作研发公司的一名高管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科隆游戏展三冠王的达成是对《匹诺曹的谎言》期待感得到证明的结果。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写出韩游主机游戏历史。”

看起来韩国这家公司对于模仿抄袭《血源诅咒》不但没有感到羞耻反而挺荣幸的,实际上韩国游戏公司抄袭日本经典主机游戏的案例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前年曾经有一款韩国手游《最终之剑》因为太像《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而被下架。

当然《匹诺曹的谎言》中还是有一些创新之处,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该作最后的成品太过像《血源诅咒》而创新之处不够多,该作最后很可能还是会被玩家们唾弃。

因为这已经不是前几年那种随便模仿魂系游戏就可以轻松成功的时代了,今年推出的《记忆边境》和《钢之崛起》这两款类魂游戏都因为存在很多基础问题,以及创新度不够,所以发售后并没有引发多少讨论,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推出的类魂游戏新作数量比起前几年有着显著下降。

前几年只要随便找一个别的什么类型融合或者直接照搬魂系玩法再稍微加点创新都能令玩家们感到颇有新鲜感,但是现在经过这么多类魂游戏的洗礼后,以及《艾尔登法环》的横空出世后,玩家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了。

写在最后

对于开发者来说,要想开发类魂游戏,需要更加谨慎认真的去思考这样一个项目是否值得立项,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创新令这个项目与众不同。

毕竟,类魂游戏并不是灵丹妙药,卖得不好的类魂游戏也比比皆是,只有持续创新才是真正的灵丹妙言。

以上就是关于gg修改器放逐游戏代码_gg修改放置游戏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相关文章

热门下载

大家还在搜